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三章 黑袍男人

时间:2018-01-14 「爆炎裂!」
  倩公主动身时慢了,所以赶到这里比于凤舞和龙灵儿她们慢了一步,她看到这样的情况,二话不说,出手就是炎系顶级的攻击魔法。
  橘红色的火球好像幻象一般立刻出现在翼风族人的头上,热风扑面,就连天空也变成一片火红如血。
  正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交手的翼风族人全部脸色一变,这种炎系顶级的魔法正是他们最为害怕的,因为只要沾上一点,他们那雪白的羽翼就会损失惨重,更不用说身体的伤害了。
  而这个娇丽的人族少女居然可以发出这样威力巨大的魔法,委实出人意料。不过越是这样,他们心中对于击杀叶天龙的决定更加确定了。因为这个男人的身边已经聚集了如此之多的高手,甚至连神族和龙族的高手也甘心为他所用,如果有朝一日,他心中的魔神异种觉醒,对大地造成的浩劫将远远超过他们的估计。
  拳头大小的火球从天空中急速地落下,好比美丽的流星雨,高温带出了白色的烟雾,拖出一道道瑰丽的痕迹,却在众人的头上组成了可怕的死亡之海。
  「我们走!」
  那个和龙灵儿交手的翼风族少女挡不住龙灵儿的攻击,已经腾身飞到半空中,不住地退后,见到这样的场面,知道无法对抗了,对手有强大的魔法师做后盾,这样的组合可以说是无坚不摧的。再加上自己的拦截任务也算足完成了,所以她当机立断,马上发出撤退的命令。
  翼风族的人全部展开巨大的羽翼,全速往风惊天他们的方向飞去,但倩公主所发出的大範围攻击魔法具有的冲击力和高温产生了可怕的威力,动作慢一点的就躲避不及了。
  闷哼声连响,好几个翼风族的人被火球击中,雪白耀眼的羽毛立时变成一片焦黑,在空中飞行的轨道顿时变得有些歪歪斜斜。
  「你在干什么?就会捣乱!」
  龙灵儿飞身往叶天龙所去的方位追去时,忍不住骂了倩公主一句。因为倩公主的攻击连她和女神战士都波及到了,她还没有关係,辛西雅她们倒也被闹得一阵手忙脚乱。
  「哼,我一来就把敌人赶跑了,你行吗?」
  向来缺少反省之心的倩公主跺了跺脚,也跟在后面猛追。留下辛西雅她们相视摇头苦笑一下,也腾身追下去。
  「我绝不可以倒下的!!」
  心中不断地暗暗提醒自己,叶天龙按照自己的本能往前飞驰,身后艾琳碧丝紧追不捨,加上天上还有风惊天和风傲天两个翼风族的高手,让他根本无法摆脱。
  转了几个巷道,到了一条比较宽敞的街道上,此刻街上行人已经不多,被天龙军团的士兵调动所惊动的安阳人大多乾脆躲回家里,免得受到池鱼之灾。毕竟刚刚不久前,这里还是一场战争的焦点。
  虽然行人不多,但还是有不少的人在街上,叶天龙这副样子一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自然引起一阵轰动。幸亏其中没有参加过当日大宴会的安阳上层名流人物,不然的话,叶天龙可真是要成为一大新闻了。
  看到纷纷以惊异眼神望过来的人群,叶天龙的心中蓦然一动,既然身后追赶的都是以除魔为己任的正义之士,那么自己就可以藉着人群躲避他们的杀招。
  心中的念头犹自在转动,背后上方「呼!」的一声,是风惊天赶到了,剑鞭一声脆响,朝叶天龙的头顶落下。
  叶天龙一个前冲侧身,狂奔了数步,让风惊天扑错了方向,闪进了前面正望向自己的一班人中间。这是数个身穿青色土布衫的男人,略带清高又难掩饰寒酸之气。在法斯特帝国,这种类型的人是相当普遍的,习武不成,学文又没有得到效益的人就是这一副样子。在很多人的口中,他们就是穷酸。
  如果是一般的人,也许在看到背后有一双巨大羽翼的翼风族时,早巳吓得说不出话来了,但这些穷酸也许是书读多了,有了一定的见识,知道这些人的身份,还可以说出风凉话。
  「喂,老兄!」穷酸甲忍不住推了一下刚刚站定,显得狼狈不堪的叶天龙。
  「呵呵,你怎么如此本事,大白天的被老婆追打成如此德性?兄且让开一旁,看我代你教训这个妄图牝鸡司晨的泼妇!」
  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艾琳碧丝简直要被气炸了,她的手中提着寒光闪闪的风神裁决,但可能是看到叶天龙躲在人群中,不好意思这样挥剑就砍,所以只是杀气腾腾地望过来,如果眼睛真的可以杀人的话,说不定这个穷酸甲已经被她大卸八块了。
  叶天龙也不禁傻眼了,更让他难受的还是身上不住翻腾的血气,没想到刚才所受的那一击具有腐蚀心脉的潜能,他浑身的经脉已经开始发生异常变化,但他还是实在忍不住张口大笑了一声,结果又是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心中暗想:「这班穷酸的确是有一张可以把人说得气死的嘴巴,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够想到这些东西,真是佩服啊佩服!」
  旁观众人都被那穷酸甲的话给吸引住了,爆发出一阵阵的笑声,完全没有感觉到此刻艾琳碧丝的怒火已经冲到顶门。而且,看来他们的目的都是想看一场好戏,快乐的神经已经无法感受到从风之神殿圣女身上传来的森寒杀气。
  「无聊的东西!」
  艾琳碧丝正要扬剑冲上来,带着强烈劲气的剑鞭已经在他们的头顶上炸响,数道比真正刀锋更具杀伤力的风刀呼啸而来,击中人体时便马上炸开,将一干人等炸
  得血肉横飞,场面惨不忍睹。
  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个穷酸甲,被两道能量高度压缩的风刀击中后,顿时爆成数块横飞的血肉,吓得旁边其他几个没有死的穷酸屁滚尿流,再没有方纔那种快意的神情,拖着伤痕纍纍的躯体哭喊着连滚带爬。
  向他们出手的是风傲天,他刚刚用力过猛,扑错了方向,赶到时正好看到叶天龙藉着人群躲避艾琳碧丝和风惊天的攻击,使得他们两个人一时不敢痛下杀手,相反的,街道上的人群反而有聚集旁观的样子。
  远处天龙军团的士兵的脚步声和喝令声阵阵传来,距离越来越近,而且在他后面于凤舞等人正如流光般的掠过来。风傲天连想也不多想,马上挥出一记对付大範围敌人的攻击绝招。
  受到风刀炸裂时的强大冲击波,叶天龙的身子下禁倒退了好几步,所幸他没有被风刀击中,不然他也要和地上这些尸体一样了。
  看到这些家伙居然毫不留情对人群出手,而且还是这么狠毒的招数,原本怀着看热闹心情的人群顿时大乱起来。
  惊慌失措的人群四散而逃,场面混乱之极。而这时候,风惊天和艾琳碧丝好像也下定决心似的,开始不再顾忌路人的安危,向叶天龙逼近,不过比起风傲天好一点的是,他们只是将路人撞开。
  于凤舞和龙灵儿出现在街道的那一头,看到这样的场面,也不禁皱眉头。
  耳边不断响起人群的哭喊声,而敌人无边的杀气牢牢地盯住了自己,叶天龙只有一咬牙,挣扎着、忍受着心中不住翻起的晕眩感和疼痛感,朝城西的方向飞奔,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离开危险越远越好。
  他万万没有想到身为神族的翼风族高手风傲天居然对无辜的路人也毫无顾忌地出手,而他们的身边还有风之神殿的圣女艾琳碧丝,一个传闻中近乎完美无缺的女神化身,一心拯救黎民百姓于困苦境地的正义象徵居然也任由翼风族人向人群发招,让无辜的路人血溅当场。
  不过,他的心里也不得不承认,风傲天这一手相当果断狠毒,完全断绝了他想要藉人群逃脱追杀的念头。相反的,惊慌失措的人群反而对他的逃脱造成了不小的妨碍,身边左右全部是陷入恐慌中的人群,那场面足以让人头昏眼花。
  而翼风族的风惊天和风傲天则没有叶天龙那样的烦恼,因为他们已经飞身在半空,巨大的羽翼一层,遮蔽了近丈的天空,完全没有受到下面人群的影响。
  艾琳碧丝则是在后面衔尾急追,还没有近身,四边的人们就被一股庞大的劲气推到一边,慌乱的人群也对她构不成什么妨碍。
  成为猎物的叶天龙却已经受了十分严重的内伤,翼风族双人合力发出的那一记绝招--「破魔诀」几乎让他全身的经脉寸断,若不是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念在支持着他,他早就已经倒下去了。
  在撞倒几个走避不及的路人之后,叶天龙更是感到一阵阵的晕眩,头重脚轻,手脚一阵软麻,但他深知自己绝不可以慢下来,否则就会被后面的家伙追上杀死。
  他强提最后一点气力,几个变向之后,拣没有人的地方发足狂奔,浑然没有发现身后于凤舞和龙灵儿她们焦急的喊声。
  这时候,府中的近卫团已经大举出动,大批的弓箭手被召集起来,赶往城西。安阳城中变得闹哄哄的,但庆计和计无咎等将领早有準备,街头马上出现了大批天龙军团的士兵,将整个场面控制起来,让全城处于戒严状态。
  凭着一股不知从哪里来的强烈求生慾望,一路上,叶天龙又躲过了后面三人的几次出手,一直逃到城西的安阳桥上。再过去不远就是安阳的西城门了,但此时他的精力已经陷入几近崩溃的境地,脑中也开始有些混乱。
  神族「破魔诀」对他身体的伤害已经渐渐显现出来,而这个情况,叶天龙并不知道。
  在城门口,一群守军正围成一团,和当中的某个人大声说话。
  「喂,你们看!」一个士兵刚好转头看到安阳桥上的情况,不禁大叫起来。
  那些守卫城门的士兵看到叶天龙这种模样,顾不得再和那人理论,全部朝这边跑过来,刀出鞘、枪在手,口中纷纷呼喊着。
  狂风扑面,风惊天和风傲天虽然几次追错方向,但他们在空中,又有一对巨大的羽翼,眼快转向,紧随着叶天龙到了安阳桥。
  看到是背上有翅膀的男人在追击自己的主帅,天龙军团的士兵吓了一跳。
  「是兽人!有翅膀的兽人耶!」
  士兵们大喊大叫,几个手持弓箭的士兵手忙脚乱地向他们射出了缺少力道的一箭。
  风惊天的双翼猛的一鼓,强烈的旋风将士兵射出的那几枝缺少準头的箭吹得无影无蹤,连士兵们也有些站立不稳了。
  一边的风傲天更是乾脆,手中的剑鞭一抖,一团青色的劲气呼啸而出,挡在前面的士兵在这强大的冲击波前面立刻血肉横飞、肢断体裂。
  落后一步赶到的艾琳碧丝一声不响地冲过来,发出护身的真气,将冲到身边的几个士兵全部撞飞,掉下安阳桥去。
  叶天龙无暇顾及后面的情况,只是往前跑,但他的体力和精神越发不济,已经到了摇摇欲坠的境地。
  这一段时间的狂奔,他的精力以可怕的速度消退,就连视线也开始模糊起来。但他不敢停下来,知道后面的敌人就在离自己几步的地方,梢有不慎,就是杀身之祸。
  「我快不行了!琴儿!」眼前已不能见物,朦胧中,他似乎看到了柳琴儿正在前面不远处温柔地望着他,叶天龙不禁在心中如此暗道。
  「叶天龙!」感到一阵狂风冲到自己的跟前,接着一只有力的手牢牢地抓住了自己的肩头,有些发抖的声音响起:「柳琴儿小姐真的不在了吗?」
  「琴儿?」
  叶天龙的心头一惊,勉强站定,看到眼前是一个高大的黑袍人,带帽的斗篷将他的全身遮得严严实实,脸上还有一块黑色的布,除了那双闪动着精光的眼睛,根本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率先杀到的风傲天剑鞭一甩,鞭头上的剑好像毒蛇吐出的尖利毒牙,闪着青光直扑叶天龙的背心要害。
  被眼前的黑袍男人一拦,叶天龙身上的气力好像一下子全部消失了,他感到身上的每一条肌肉都在崩散,每一条筋皆在抽搐,哪里还感觉得到后面风傲天这一下致命的攻击。
  「滚开!」
  一只手抓住叶天龙的肩头,黑袍男人另外一只手闪电般从斗篷里面伸出来,锐芒一现,他手中幻出的剑看也没有看,就十分精準地击中了风傲天那道剑鞭的实体--鞭头短剑,顿时将整条剑鞭弹向了上空,不住地震颤。
  见到黑袍男人居然一下子破掉自己的招式,风傲天微微一惊,这个身手高超到如斯地步的家伙从哪里来的?
  「琴儿,琴儿……」
  黑袍男人的问题在叶天龙的心中不断响起,渐渐佔据了他的整个心神,口中也喃喃地念着。
  「快告诉我!」
  黑袍男人的手抓着叶天龙的肩头猛地摇晃,厉声喝问道。
  叶天龙的神志略微一醒,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她走了,走了……」随着越来越低的声音,似乎真的看到柳琴儿在前方向他招手,他不由得微笑起来。
  黑袍男人的手猛地抖了一下,将叶天龙一把推到旁边,原本已经无力的叶天龙倒在了桥面的一角。不过,也幸亏这黑袍男人的一推,让他躲过了风惊天和艾琳碧丝的致命一击。
  间不容髮中,剑鞭呼啸着从他的头上掠过,而艾琳碧丝的利剑却从黑袍男人的胸口划过。
  「没了?真的没有了!」
  黑袍男人好像没有感觉到风之神殿圣女的凌厉剑气一样,只是口中念叨着,突然间仰天狂笑起来,让所有的人都为之奇怪。
  笑声渐渐小了下去,变成一种哭笑的感觉,其中的悲凄让人不禁心生酸涩。
  风傲天眉头一皱,手中剑鞭微震,有如灵活的灵蛇一般,转向扑往倒在桥面上悄无声息的叶天龙,下管叶天龙的生死如何,他一定要亲手确认。
  里夹着青气的剑鞭从黑袍男人的身边滑过,游向叶天龙的时候,但见黑袍男人的手腕一振,剑光一现,又是一记巧妙的斩击落在剑鞭的头部,这次是将风傲天的剑鞭打在桥面,上面那把短剑钉到了桥面上。
  「一场空,一场空啊!」
  黑袍男人好像没有做过什么一样的依旧在喃喃自语,蓦然大叫起来。
  「华柔,你骗了我!你们都骗了我!」
  「啰嗦!」
  风惊天忍无可忍,挥动剑鞭朝黑袍男人的头顶疾落,同时对风傲天和艾琳碧丝说道:「我来对付他,你们把叶天龙带走!」
  话音未落,只见黑袍男人的双手一展,双臂朝天张开,翻腕如电,剑如游龙,将击向自己顶门的剑鞭振飞,「死吧!都死吧!」
  黑袍男人身上的衣物猛然张开,好像足鼓满的风帆一般,当风惊天和艾琳碧丝冲过他身边的时候,猛地双臂一振。
  「波!」的一声,黑色的斗篷被强大的劲气炸成无数的碎片,朝四下飞散,每一片都好似坚硬的铁片,带着强烈的气旋,呼啸着向风惊天和艾琳碧丝彙集。
  没有想到这个黑袍男人会向自己两个入主动攻击,风惊天和艾琳碧丝一时措手不及,连忙剎住身形,各自挥舞手中的武器,将近身的黑色布片全数击飞。
  有少数几片波及到叶天龙的身上,顿时血光飞溅,带起数块血肉,有些甚至深深嵌入了他的身躯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