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玲珑孽怨 第三章 廿年登徒

时间:2018-01-22 杨绡玲没法抗拒,屏泪忍住,便当身体不是自己的。但一阵阵趐麻的感觉连绵不绝,豆大的汗珠滴滴而下,性爱的冲动却是给撩起了……
  那匪首也感觉到这一点,哈哈一笑,手指运动更快,片刻间杨绡玲便气喘连声,不能自己。那匪首道:「行了,阿茵。」刚刚干过一炮的肉棒又冲天怒举。
  阿茵从口中退出肉棒,仍跪在一旁。
  那匪首将手指抽回来,只见上面已是湿淋淋的了,笑道:「冷面双艳?还不也是淫妇?哈哈!」将手举到杨绡玲面前,将淫水都抹在她脸上。杨绡玲又羞又愤,想到儿子正在上面看着这一幕,别过头去,含泪不语。
  匪首又是一笑,将肉棒抵在杨绡玲下身,顶了进去……
  杨绡玲眉头一皱,咬牙忍住。忽听那匪首说道:「嘿嘿!你不是说过我碰你一碰都是癡心妄想么?现在如何啦!」用力一挺,直捣花心。
  这下杨绡玲可禁不住,「啊」地叫出声来。头脑中却是灵光一闪,想起一个人来,惊叫:「你……你是……」
  「嘿嘿!想起来了吗?现在我操你操得爽不爽啊?哈哈!告诉你也不打紧,我叫赵昆化!」加大抽插力度,下下着肉。
  这一轮急攻直搞得杨绡玲气喘连连,淫声大作,但脑中却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一节……
  那时杨绡玲与妹妹杨缃玲均出道不久,但在江湖上已是艳名远播,追求者甚众,而更得不少好色之徒的窥视。有一名採花大盗每次作案后,总在受害女子的阴户中插上一支旗子,赤身裸体地吊在城墙或大路的树上,旗面上写曰:「下一个杨绡玲」或「下一个杨缃玲」。那些女子既受奇辱,多数以自尽结终,凡十数例。于是一时间该无名大盗名声大噪,侠义之士数次合议协攻,均不得其法而不了了之。
  待到那大盗终于面向杨氏姐妹下手时,却陷入她们早已布下的陷阱,几乎送了性命。当时杨绡玲便对他说过这句话:「凭你这癞蛤蟆也想放肆?你这点微末本事碰我一碰都是癡心妄想!」那大盗眼见束手就擒时却为同伙所救,未能伏诛,成为杨绡玲多年来心中一大憾。不想此时武功大进,竟然这般杀了上门来。
  想到这儿,杨绡玲心知无幸,此贼今日之事显然密谋已久,自己落入他手中决无幸理,于是连挣扎都放弃了,听任他肆意辱。但一旁女儿惨叫声又起,几个男人压在她身上,肆意玩弄,一人已将肉棒插入嫣儿那刚刚受创的小穴之中。杨绡玲双眼紧闭,泪珠直如泉涌,滴到胸前乳上。
  果然赵昆化说道:「当年我年少气盛,锋芒毕露,中了你的诡计,这次可是得偿所愿啦!臭婆娘,你服不服?」得意之极,双手紧握着杨绡玲双乳,一下下的撞击卜卜有声。
  那边成进眼里直喷出火来,心知再这样下去自己势必无法忍耐。咬了咬牙,挥手点了自己的昏穴,当下昏迷过去……
  也不知过去多久,当成进悠悠醒来时,厅中已然没了声息。成进沿柱轻轻爬下,只见父亲尸身直挺挺躺在地下,双臂已离身而去,分别掉在几尺远的地方,母亲和姐姐以及那帮贼人已是人影不见。
  成进心中一恸,大哭一场,走出门口,準备放火烧了房子,然后远走高飞,练好本领再寻那叫作赵昆化的报仇。
  他一踏出厅门,心中顿时「噗噗」大跳。只是前庭中一片狼藉,一片血污,几十具尸体横七竖八地堆在院子里,而檐前却是一字排开十数具裸体女尸,都是下身一片狼藉。成进走近看清,这些女人都是自己家的婢女或师姐妹。平时专门陪他练剑的师姐何婵才十八岁,跟他最是要好,却给一把长剑自下阴插进,直至没柄;嫣儿的贴身丫鬟兼伴读冬儿,长得一张瓜子脸,平日最是活泼可爱,双腿被拉成一字马,阴户中也给塞进一些乱七八糟的布条,涨得她小腹鼓起,下身鲜血直流,气绝多时。
  成进每看一人,大哭一场,到最后已是没泪可流,声音咽噎。突然想起母亲和姐姐并不在其内,倏地站起,满地飞奔,察看庭中众尸。细数之下,除自己贴身小厮因昨日回家探母得以倖免外,全家四十七口,已数得四十三具尸体,母亲与姐姐却是找不到。
  成进抱了父亲遗体,趁夜到郊外葬了,然后收拾细软,点起火将名满一时的春华门付诸一炬,几十个家人以及十几名贼人的尸身均葬身火海。
  成进依母嘱投奔衡山智空方丈,五年后武功小成,下山报仇。他探得「赵昆化」此人为龙神帮帮主,于是觅得时机混入龙神帮,凭着过人的机智和武功崭露头角,博得赵昆化信任。至于赵老儿竟会招自己为婿,那倒属意外惊喜了。
  ……一想到满门为赵昆化所害,成进双眼血红,眼前这雪白的肉体便是仇人之女!
  成进大喝一声,抓起赵霜灵的头髮提起。赵霜灵刚刚脱离肉棒的小嘴还没有合拢,便给成进一下摔倒在床上。赵霜灵定了定神,回转头来,只见夫婿面色铁青,一伸手便给自己一记耳光,接着一双足踝给他两手捉住,双腿便给大大地分开。
  成进扑了上去,将霜灵压在身下,腰一挺,刚给霜灵小嘴吹得湿淋淋的怒棒捣入霜灵小穴中,一枪到底!「啊……」的一声惨叫,霜灵只觉下身突然一阵剧痛,身体彷彿已不是自己的。成进不理她的痛楚,将肉棒抽出少许,用力再度挺起,又是直捣花心。
  未经人事的赵霜灵如何受得住这两下,又一声惨叫,昏了过去。
  成进犹自不觉,他一腔怒火要全都发洩在仇人之女身上,每一下撞击都是使尽全身的力气,咆哮连声,犹如发了性的野兽。
  赵霜灵一对椒乳微微颤抖,好像配合着成进的节奏翩翩起舞。过了一会,悠悠醒转。
  赵霜灵只觉得下体炙热,痛得厉害,又大叫一声,随即连声呻吟:「不要啊……好痛……不要……」成进恍如不觉,哪里理她,左手用力紧紧地抓着她的右乳,左右拉动。赵霜灵又是一阵晕眩,只觉右乳便要给他生生撕了下去,又是一声尖厉惨叫。
  一叫之下,成进定了定神,神智稍复。放开左手,只见霜灵原本雪白无瑕的右乳上五条紫红色的爪痕触目惊心,她涨得通红的俏脸上泪花四溅。突然只觉霜灵阴道壁上阵阵紧缩,按捺不住,炮弹般的精液尽数喷射在子宫里。
  原来成进狂性一发,肉棒虽然抽得猛,却犹如不觉。这下神智一复,下身感觉畅快之极,一发而不可收拾,殊不知已在赵霜灵初经人事的小穴里已狂抽猛插了小半个钟头。
  快感一过,成进只觉全身脱力,刚才一阵猛攻实已使出通身气力。当下呼呼喘气,趴在霜灵身上,不一会已沉沉睡去,声如雷。
  赵霜灵明知他已睡去,但后怕未尽,仍是不敢动弹,只觉下身如撕裂般剧痛无比。咬牙忍住,生怕一动便弄醒这恶夜叉,又来虐待自己。流了一会泪,感觉累得厉害,也就昏昏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