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儿与管理员

时间:2018-06-12 小真和妈妈淑惠住的是社区型的住宅,房屋在8楼,是楼中楼型式的,整个社区只有一百多户,小真的父亲是担任社区的主委,常需要处理社区内的事,但也因为常出差的关係,有时淑惠只好代替老公处理。社区由于经费的关係无法和保全公司签约,只能请几位退休的老人担任社区大门警卫和巡逻的工作,所以管理上相当睏难,就算真正遇上小偷,那些老头子也未必能应付,但也无可奈何。
由于这几个月社区内真是不得安宁,有许多住户频频失窃,也纷纷在住户委员会召开月会时,抱怨声不段,但由于小真的爸爸正好到美国出差,所以在月会时当然由小真的妈妈淑惠代为主持,对于住户的抱怨,淑惠真是不知所措,只能以道歉代为缓和,还好总干事挺身而出帮淑惠说话,并答应住户一定把社区内的问题解决,淑惠也因为总干事为她承担了此事,心里甚为感激。
到了晚上11点,好不容易月会开完了,等住户离开后,淑惠请总干事留下来,除了当值守卫及休假人员外,也一起下来开会,算一算连淑惠也只有三个人,淑惠担心他们两人忙了一整晚而饿着,就拿了些钱麻烦李伯买些宵夜回来。
除了淑惠外,一位是总干事林坤祥,45岁,172公分,60公斤,在这社区已经待了三年,原本是一位公务人员,但由于染上毒瘾被上级发现而提前退休,后来看到此社区刊登的徵人广告,前来向淑惠的老公应徵,由于资历不错直接担任总干事一职。
另一位就是李伯,全名李宗吉,62岁,170公分,55公斤,同属于高瘦型,原本是在桃园的某一社区担任管理员,但因被怀疑猥亵数名女童而遭革职,一年多前才在台北一家卡啦OK喝酒时巧遇林坤祥,相谈甚洽,而来此社区担任管理员。
他们二人常相约到外面喝酒,在社区内也是一样,由于会议室在最内侧,要经过游泳池、健身房、三温暖,然后才到会议室,通常晚上这几个地方除了假日外,其余时间在10点后就禁止使用,所以根本没有人会来,二人也就躲在这里喝酒,甚至喝到快天亮才回家。
李伯没多久就把宵夜买回来了,但是却又多带了两瓶洋酒,淑惠也不太在意,她真正担心的还是要赶快讨论出结果,也就跟着边吃边讨论。最后他们讨论的结果,由于经费的关係不好请人,需要时间,但在找到人之前只好暂由委员会的人或家属轮流巡逻,由于淑惠的老公常常不在,轮流巡逻的工作当然得由淑惠他们母女俩配合执行了。
淑惠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气,接着李伯开口说:「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总干事在帮着做,晚上开会也是一样,全部在帮妳老公解决问题,妳看总干事多忙,妳应该敬他一杯。」李伯故意说着,其实是要骗淑惠喝酒。
「李…李伯,我知道,但…但是我真的不大会喝酒。」淑惠感到相当为难。
「李伯,淑惠她不大会喝酒你就别叫她喝了。」总干事假装替淑惠说话。
「没关係啦!不大会喝又不是完全不能喝,喝一点点有什么关係,刚刚开完会大家都很沉闷,社区问题真的很多,我不说妳可能不知道。」李伯继续说着「前些日子总干事本来要辞职,但是又顾虑妳老公常不在,妳一个女人家很多事情又不能处理,相对他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
「李伯,你说这些干什么,能做多少算多少,来…喝酒啦,说那么多。」总干事假装生气,端起杯子把酒一口喝乾。
淑惠听完李伯说的话,心里感到难过与担心,总干事一走,社区根本没有人管,那所有住户一定会怪罪老公。淑惠在担忧之余,又包括对总干事歉意,双手端起前面的杯子,伸向总干事面前。
「祥哥,真是难为您了,这杯我敬您…」话一说完,淑惠马上把酒往嘴里倒。
看在总干事和李伯眼里,二人的心里真是高兴极了,可以开始进行下一部计划了。
「哇!好难喝的酒喔!真的好辣。」淑惠好不容易一口把酒喝完,皱着眉头擦着湿润的嘴角说着。
「呵呵!妳看,这不是喝完了吗!哈哈哈!」李伯笑着说。
「谢谢妳,淑惠,妳喝我就很高兴了,这点辛苦算什么,但别喝太多……」总干事说。
淑惠一看到总干事面带笑容,心里放心多了,其实也很少有机会慰劳他们,就藉此机会陪他们聊聊天好了。就这样三人整整喝了一瓶多的洋酒,总干事和李伯没什么醉意,倒是淑惠早就招架不住,几乎快醉了。
这时总干事和李伯也开始有了动作,两人马上靠到淑惠的两旁,总干事拿了杯子要淑惠再喝,但她实在喝不下了,瞇着充满醉意的双眼说着:
「不…不要,我…痾…喝…喝不下了。」
没想到淑惠的手不小心挥到杯子,两杯酒全部洒在淑惠的胸前,T恤和长裙上整个都湿了,但浮现在眼前的却是贴着衣服的红色胸罩。
「哎哟,淑惠,小心一点,妳看看,全身都湿了,我帮妳擦擦。」总干事假装紧张的说着,却马上抓起桌上的面纸往淑惠的胸部擦拭着,还不时用力往胸前的乳头擦。
淑惠虽然快醉了,但对于总干事的举动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但在胸前传来的阵阵刺激也让淑惠的身体渐渐发热,脸颊泛上粉红色真是美丽动人。
「祥…祥哥,我…我自己来就好。」淑惠拿起总干事手上的面纸,自己慢慢擦拭。
「淑惠,我看你还是先把T恤脱掉,免得着凉感冒。」李伯在一旁说着。
「这…这不太好吧!」淑惠为难的说着。
「唉!有什么关係,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会来,先放在旁边晾乾,待会要出去时再穿就好了,来,我帮妳脱。」李伯边说边拉起淑惠的T恤要往上脱。
「李伯,不…不用。」淑惠见到李伯动作紧张的说着。
「好啦!不然穿着湿衣服,的确容易感冒。」总干事也在一旁帮腔,顺便将淑惠的双手拉高,这样才能让李伯顺利的脱掉淑惠的衣服。
淑惠也在半推半就下被李伯和总干事脱掉了T恤。
「裙子也湿了,一起脱掉吧!」李伯边说边拉起淑惠站好,总干事也赶紧拉下裙子后的拉鍊「唰」一声,长裙应声掉了下来。
「啊!别…裙…裙子不…不用。」淑惠紧张的扭着身体,但已经来不及了。
淑惠只好坐着,红着脸用手上下挡着胸罩和内裤,但展现在他们眼前有如出水芙蓉般娇滴滴的美女,大红色的胸罩,紧紧的包住雪白的乳房,随着呼吸的起伏,更显得波波诱人呼之慾出,底下红色内裤里隐藏着女人的私密处,真是迷人。李伯将T恤和裙子晾在旁边的椅背上,总干事也若无其事的端起杯子继续喝酒。
「淑惠,妳的皮肤真好,一定常常去做全身美容吧!」李伯目不转睛看着淑惠的胸部。
「哪…哪有,还…还好啦。」淑惠低着头不好意思的回答着。
「淑惠,妳会冷吧!我还是先把门关上吧。」李伯趁机把门靠上并锁住。
「还好,谢…谢。」淑惠见状也不知怎么回答,总不能拒绝他们的好意。
「再多喝几杯就不会冷了,来,乾杯!」总干事拿起杯子说着。
淑惠也顺着他们的意思又连喝了好几杯,最后淑惠半闭着眼睛,呆呆的坐着。
李伯和总干事见时机成熟,两人开始不安分,四只手忙碌的在淑惠的身上和大腿之间游走着。
李伯的手的抚摸着淑惠光滑的背部,另一之手则在胸罩上来回的刷着,还不时轻逗着乳头的部位。而总干事则将手放在淑惠的大腿,慢慢的移向大退的根部,也轻触着内裤凸起的部位,还用手指隔着内裤轻抠着阴户。
「不…要啦…你…们…在…干……干…什么…啊……」几乎快醉了的淑惠瞇着眼,被两人突如其来的抚摸,只能轻扭着身躯,无力的呻吟着。
「啊…不…啊…我…我好…难…难过…啊啊…别…摸……啊啊…」
淑惠由于受到他们的挑逗,虽然快醉了,但身体所感受到的刺激却是真实的,阴户里流出了大量淫水,内裤也湿了一大片。
李伯一手从后面将淑惠的胸罩釦子解开,丰满乳房整个跳了出来,呈现在眼前美丽的风光,顿时让李伯吞了一下口水,看见淑惠那迷人的乳房浑圆坚实,粉红的乳头挺在乳晕之中,李伯忍不住的伸手开始抚摸,将那粉嫩的双乳搓揉的一下圆、一下扁,李伯张嘴将淑惠的粉嫩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头不停的又吸又舔、上下打转。
啊…」淑惠的乳头被李伯这样的刺激,稍为清醒了许多,但也只能闭着眼睛带着醉意来掩饰些许的害羞。
李伯毫不怜香惜玉地抚弄着白白嫩嫩的乳房,嘴里更是用力吸舔着乳头。
「啊…别…别吸…嗯…嗯…啊…不…不要…啊…」淑惠吃力地说着。
总干事看到淑惠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遍,顺势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他用指尖将大阴唇拨开,在小阴唇上又磨又擦,有时候轻触娇嫩的阴蒂,有时又用手指插进阴道里搅动,出入不停。
「喔 … 喔 … 啊啊 … 喔 …啊啊 …」 淑惠发出诱人的呻吟。「啊…啊…不…不要……嗯…啊…」
淑惠的小嘴微张吐着香气 , 另人不禁心神一蕩 , 李伯立刻将嘴靠上强吻着她,用舌头在淑惠的嘴里翻搅吸舔着。
李伯亲吻了一会,马上站起来将自己的衣服裤子脱个精光,半跪在椅子上,露出早已涨得黑黑髮亮的鸡巴,血脉贲张怒不可遏的模样,立刻往淑惠的小嘴里送,淑惠竟张开她的小嘴将李伯的鸡巴一口吞下,李伯的鸡巴感到一阵温热酥麻的快感,开始挺着屁股前后抽送着。
这时总干事把淑惠的双脚张开,开始用他温热的舌头舔着秘唇,吸着甜美的花蜜,在他舌头巧妙地攻击下,淑惠阴户里的淫水像汹涌的泉水般源源不绝的流了出来。
由于嘴里塞着李伯的鸡巴,淑惠只能靠着鼻子呼气,发出微弱的声音。
「嗯…嗯嗯…不…喔…嗯…」
李伯和总干事上下齐攻,早已让淑惠心中的慾火燃燃升起。
这时李伯知道自己快射了,也加快速度抽送着鸡巴,终于大量的滚烫的精液全部进入她的嘴里,淑惠无法把李伯的鸡巴吐出来,只好慢慢的把精液吞了下去。
但总干事还没爽到,连忙叫李伯帮忙把淑惠抬到会议桌上,总干事也赶紧脱去身上的衣裤,立刻撑开淑惠的双腿,手扶着蓄势待发的鸡巴抵住阴唇,他的龟头上已经沾满了淑惠流出的滑腻淫水,用力的把腰一沉,整支肉棒插进了一半。
啊……」淑惠无意识的叫了出来。
「她的下面真是紧,像少女一样,夹的我好爽喔。」
总干事得意的说着,说完又是用力一挺,整支鸡巴完全没入淑惠的阴户里。
「啊……」淑惠又叫了一声。
总干事抱住淑惠的大腿开始用力地抽动起来,大鸡巴在淑惠的阴户里不断地抽插着。
「喔……啊……喔…… 不…不行了…….我的…小穴…啊…啊…」
「喔……喔……别……别……我……会……会死的……啊……啊啊……」
总干事双手搓揉淑惠白皙的乳房,下面不停地抽插着,淑惠抵抗不住总干事的攻势,阴道里不断流出大量的淫水,流的桌面都是。
「啊……啊啊……嗯……进……进去……一点…………啊……嗯……」
听到淑惠的叫声,总干事像得到鼓励一样,更加用力的顶了进去。
「啊……啊……好深……好……深……哦……」
「啊……啊……我……我要……丢了…….受……受……不了…….啊啊…」
总干事将鸡巴用力的抽送,且次次到底,撞击着花心,这种美丽的冲击早已不是淑惠能够承受了。
「啊……啊……爽……爽死我了……哦……哦……哦……」
「喔……喔……我……受不了了……啊……我……要洩了……啊……啊……」
总干事感到淑惠的阴户内不断的收缩,有说不出的快感,于是更加疯狂的抽插着。
终于总干事的龟头一阵麻痒,滚热的精液从他的鸡巴里射出直达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