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在电影院失身了

时间:2018-06-12 我叫 Vivian ,是大学三年级生。
今天是 Ken的生日,碰巧我俩今天也没有课,所以决定外出玩一下,为他庆祝。
Ken 与我同级,但大家唸的科目却不一样。
我们住同一所宿捨,去年参加圣诞派对时认识. 他高六尺二吋,是网球队的队长,不但长得俊朗洒潚,而且为人聪明,说话风趣,和他一起永远不会感觉沉闷。
也许是因为这样,我很快便接受了他,让他成为我的第一个男朋友。
由于我唸的是女子中学,所以交男友的机会不多,虽然进入大学后也有男孩子约会我,但始终未为所动,直至 Ken出现,才改变了我寂寞的生活。
虽然我不是网球健将,但也热爱运动,经常和 Ken课余时练球,当然他总会让着我。
就像今天,我们决定先打打球,然后看戏,跟着吃一顿烛光晚餐。
我把长髮綀起,穿着粉红间条背心和白色的网球裙,显得整个人更加高佻修长. 我身高五尺十吋,身裁均匀适中,没有一分赘肉。
这条新的网球裙在上星期才买的,今天也是第一次穿。
裙子较以前的短,令我露出大半条光滑的大腿。
Ken 打球时显得有点不专心,紧紧盯在我身上,尤其是我的双腿。
有几次我俯身拾球时,他还偷偷朝我裙底看。
虽然我们交往已有四个多月,但他这样沉迷地盯着我,始终令我有点不好意思。
打完球黏着一身汗,在球场的浴间洗了澡,舒爽不少。
「糟糕!」突然发现出门时準备好的更换衣物,竟然忘了放进袋子里!原本穿着的内衣裤又沾满汗水,唯有┅┅步出网球场,Ken 早已在外面等候。
他一见我时,立刻朝我的胸脯看去,很快就发现了我没有穿上胸罩。
「Vivian,你今天特别迷人。」
他在我耳边悄悄地说,然后紧紧地拥抱我。
在他的怀抱中,我柔软的乳房紧紧地贴住他的胸口,心跳不断加快。
「你真坏!」我从未和一个男人如此接近,实在令我手足无措,脸红至耳根。
他的手开始在我背后摸起来,令我心痒痒的┅。
就在这时,有一群人朝球场走来,我们立刻分开,一脸尴尬。
一路上 Ken拖着我的手,我还想着刚才的情景,手心不断渗汗,头也不敢抬起来。
他似乎察觉到我的心情,轻轻在我耳边说:「傻瓜,提起劲来嘛!」看到那熟悉的灿烂笑容,我的心情又放轻鬆了。
走进电影院,由于是周日下午,所以看戏的人特别少。
场内黯黑无光,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最后的座位。
这家戏院为了吸引年轻人,特别设有两座相连的情侣座位,置于场内最后的两排。
我们选的是情侣座,而其他观众大多散坐前位,所以相距颇远. 我把头倚在 Ken的肩上,他紧紧的拥住我肩膊。
这是一齣恐怖片,讲述一个心理变态的凶手如何诱杀身边不同的女伴,当中有很多做爱场面,都是打真军的。
当男角和女角发出呻吟声时,我心中忐忑起来,看着这些镜头时,不知为甚么感到全身发热┅┅与此同时,我觉得 Ken的脸颊好像也有种热烘烘的热量。
我抬头看他,发现他正牢牢地望着我。
他俯首吻我,用两片湿润的嘴唇紧紧地吸着我的,舌头交缠一起。
我闭起眼睛,接受这激烈的亲吻。
当我全神感受着那种醉人的深吻时,突然感到肚皮上有一阵凉。
不知何时,他的双手已偷偷窜进我的背心,慢慢抚摸我的背部,然后渐渐从两侧移前,最后落在我的乳房上。
「不!」我骤然一惊,轻声叫起来。
「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他软软的说,呼气吹在我耳边,令我一阵酥软。
他继续搓弄我的乳房,还用手掌心顺时针磨擦我逐渐变硬的乳头. 我有想过推开他,但整个人好像完全无力一样,而且心中越来越热,下身也变得暖暖的,又像被蚂蚁咬。
抚弄了一会儿后,他索性掀起我的背心,舔吮我的乳头,像个吃奶的婴儿。
这时,我们已经处于半仰卧状态. 他其中一只手慢慢从我胸前往下移,放在我的大腿上,然后前后抚摸,令我心的更痒. 循着顺滑的小径,他的手不断在我的腿向上移,终于来到我的私处。
由于刚才打球后没有再穿上内裤,他一摸便摸到一片湿濡的森林沼泽。
他大概也没有想过我会真空,所以接触到那柔柔的阴毛时,忍不住重重地喘气,搓弄乳房的手忽然变大力了。
「不可┅」我藉着处女最后的力量,努力吐出这微弱的反抗。
但当他吻向我耳珠,往我耳边吹气时,我已说不出话来,或许是根本不想说吧。
他的手灵活地抚弄我的阴户,巧妙地拨弄我的阴毛。
他在我的三角地带缓缓地打圈,由外至内,由上至下。
「啊┅」我忍不住呻吟起来,阴道流出更多爱液,心想要更多更多。
他把我抱起来,整个人坐在他的腿上,让我面向萤幕,他则从后环抱住我(像两个叠坐的 L形)。
我的臀部正好抵住他的衭档,感受到硬硬的隆起,令我的心跳得更快。
他把两腿张开,令我搁在其上的两腿也随之张开. 这时,他全力进攻我的阴部,两只手交织抚弄我的阴唇,然后分道扬镳,一只向上爬,不断捽拨我突起的敏感阴核,另一只则向下爬,直到早已湿透的洞口,然后慢慢钻进去,像条灵巧的小蛇,探索内里的奥秘,但也只限于较浅的位置,没有深入樽颈.「噢┅噢┅」幸好戏院内人不多,相隔也颇远,所以我的叫声也没有人听见,而且电影中的女角叫声比我还大哩。
但此时我也理不得这许多了,因为全心激蕩,体验着这奇妙的感受。
他的手指在我的阴户内拨出渍渍水声,而他两腿间的东西则越来越硬。
他全身发烫,把我微微推开,迅速解开裤子,把内裤和外裤子褪到膝盖. 「Vivian,我爱你。」
他说着抱着我的腰,缓缓把我往下拉,他的阳具刚好抵住我的阴户。
「我怕┅」我似乎已想像到下一步行动。
「别怕,忍着点. 」他一手控製阳具在我的阴户上磨来磨去,圆大的龟头滋润着我的洞口,另一手则同时搓揉我的乳房,令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随着他的速度愈来愈快,我的下阴已湿成一团,只希望那种空洞能被填满. 「啊┅我┅我┅」我喘气不已。
Ken 好像猜到我的心意似的:「好妹妹,你怎么啦?」「我┅我┅」他把龟头微微插进,但立即又拉出来,弄得我更加心痒难耐。
「我┅我要┅」「你要甚么啦?」「我┅我要你┅插┅」话未说完,他立即向上廷进,直达深洞的底部。
「呀!」我叫了一声。
他环抱住我,关切地问:「弄痛你吗?」可能是阴道已相当湿润,最初的一阵痛楚,慢慢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取代。
他感受到我的爱液涌出,才缓缓地,一下一下地抽动起来,害怕会增加我的痛楚。
我感到一阵心神蕩漾的冲击,那种力量,那种触碰,使我几乎晕倒。
之后,Ken 渐渐加起劲儿,愈插愈快,气喘如牛,后来更扶着我的腰肢上下套动,最终一刻把我推起来,精液如火山爆发般从龟头喷出,洒落一地。
自此以后,Ken 对我更加怜爱。
我们现在对这项室内运动的热爱,更胜于打网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