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八章 佳人有约

时间:2018-06-14 叶天龙反覆看着手中的那条洁白的小丝巾,这是半刻钟之前,一个俏丽的宫廷侍女送到府上的,府上的守卫不敢大意,连忙将这东西送到叶天龙的手中,等叶天龙赶出府门的时候,那个宫廷侍女已经不见了蹤影。
  打开这条折叠得整整齐齐的小丝巾,上面赫然用眉笔画了一幅简单的示意路线图,下面还写着几个清秀的小字:「月湖之畔,碧心阁上,午后三时,与君私晤。切盼!切盼!」落款处是一个淡淡的画押,朦胧而富有情调,因为在那画押上面还印着一个精緻小巧的鲜红色唇印,透着幽幽淡雅的香气,显得香艳又有巧思。
  横看竖看,叶天龙终于判定这个香艳的邀请信是来自那个刁蛮的倩公主之手,一是送信来的人是一个宫廷的侍女,二是那个优美小巧的红唇印跟倩公主的小嘴形状非常相似,三是丝巾上所说的那两个地点就在倩公主曾经告诉他的别院所住地的附近,这样三个理由一综合,丝巾后面的人不就呼之欲出了吗?
  想到这里,叶天龙不禁为自己聪明的脑袋感到自豪,好些天没有看到那个刁蛮缠人的美丽公主了,现在她终于耐不住寂寞,找上门来了,只是素来粗枝大叶的倩公主怎么会学起来弄这样一套诱人的调调?
  看来自己的魅力还真是挡不住啊!从来不吝啬于讚扬自己的男人这个时候自然是沾沾自喜,郑重地将这条带着香气的小丝巾放到自己的怀中,满怀憧憬地期待着下午美妙时光的到来。
  吉里曼斯接到手下人的报告时正在吃饭,他顿时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细细的小眼楮中射出了可怕的寒光,让前面的男人不禁冷汗爬上额头。
  「你说什么?那批红货在我们的地盘上被人抢走了!?」
  「是……」原来就羞愧难当的男人更是无言以对,只有深深地低下头,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自己的主子发落。
  「该死!真该死!」
  吉里曼斯一把推开自己的座椅,话语中有着难掩的怒气。这也难怪他生气,这是一批从东方重镇「金海城」运来的武器装备,里面有大批的魔法弩,这可是他花费了大价钱才从天机族那里弄来的,威力相当惊人,足以大大提高他的手下的战斗力。不想在这个当口上被人抢走了,如果闹出去的话,这个乱子就绝对小不了。
  魔法弩是一种经过天机族的能工巧匠精心设计打造的远程攻击武器,因其是为了那些不具备魔法的战士对抗魔法师所设计的,本身附带有各种可怕的魔法属性,较之一般的术士所发出的魔法攻击更具杀伤力,加上本身强大的穿透力,成为大陆各国军队最喜爱的武器,但由于这种武器对材料的要求很高,使得造价昂贵,也只有少数的军队装备有这种武器。在法斯特帝国,这些是帝国军队中的高级远程攻击装备,绝对禁止私人拥有的。
  一想到现在朝中正在筹办二殿下的结婚大礼,如果那个下手抢劫的家伙在这段时间使用这些武器的话,那么造成的后果将不堪设想,一旦仔细追查起来更是讨厌。
  「杰夫特究竟在干些什么?居然会出这么大的一个乱子!」
  「杰夫特大人正在努力追查,据说事件发生的时候,有一群神秘的人出现在附近地区。」
  手下人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一听到这话,吉里曼斯更是光火,冷笑着转过身来。
  「既然发现有可疑分子,为什么不深入调查?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干係吗?真是一群饭桶!」
  「……」汗流满面的男人无言以对,只有低头。
  脚步声响起,那个秃头的管家大踏步进来,让心惊肉跳的家将暗暗鬆了一口气。
  于勒连朝吉里曼斯施了一礼,说道:「老爷,应先生来了。」
  「哦,快请!」吉里曼斯脸上的怒气略消,将不安的家将喝退,「你去告诉杰夫特,如果今天晚上以前他不把这事情弄出一点眉目来的话,就让他自己看着办吧!让他派人看住那些东西的,居然会弄成这个样子!」
  在可怜的家将急忙退出的时候,和一个正从外面进来的留着山羊鬍的瘦长男人打了一个照面。一身白色长袍的瘦长男人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甚至称其庸俗也不为过。
  「这个家伙是谁啊?怎么看起来活像一个无聊的教书匠,凭什么主上要对他这么客气呢?」
  家将带这这样的疑问离去了,被称为应先生的男人则是在吉里曼斯的降阶相迎下进了内堂。
  「先生这次前来,一定是带来好消息了吧?」
  吉里曼斯笑容可掬地说道,同时请应先生坐到自己的面前。于勒连则走到堂门口的位置找个位子坐下,这个地方刚好可以将这一带的动静完全掌握。
  「应某总算不负所托,赵无忌大人答应了大人的请求,而且为了表示他的真心,还派了赵四公子带着玄甲剑士前来协助大人。」
  吉里曼斯闻言大喜,作为手握永州实权的北方军团军团长赵无忌能转而投向自己这边,无疑将极大的增强本方的实力,这样一来,自己在军部中的发言权也就大了不少。
  「先生这次可是立了奇功啊!」吉里曼斯站起身来,「赵四公子呢?快请他进来吧!」
  应先生捋了捋颌下的山羊鬍,沉稳地说道:「我已经安排他们住进西风阁,我看还是大人亲自去一趟为好,显出大人的诚意。」
  吉里曼斯点头道:「不错,应先生说得很是!我们现在就走吧。」停了一下,又由衷地说道:「应先生能回到本官的身边,真是一大幸事!」
  应先生微微一笑,转头看了看门口的于勒连,然后对吉里曼斯说道:「大人身边有这样一个高人在,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折杀鄙人了!」
  吉里曼斯呵呵一笑道:「先生实在太谦虚,至于于管家,本官身边怎么可以少得了他呢?」
  「我觉得此次事件如果有于先生出马的话,一定会大有作为。」应先生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来的时候已经听说了,据我的判断,最大的可能性是内奸!」
  吉里曼斯的眼神一动,迟疑地望着应先生道:「先生的意思是……」
  应先生打了一个哈哈,将话头接了过去,「鄙人仅仅是猜测而已,如果说出来的话徒乱人意,所以才想到要请动于先生的大驾。」
  吉里曼斯也是哈哈一笑,「既然应先生这么说,那老于你就麻烦一次了。」
  一直在边上没有说话,也不动声色的于勒连应诺了一声,然后陪着吉里曼斯和应先生走出了内堂。
  午后二时许,跟在叶天龙身边的人就发觉到今天这位东督好像有些不一样,玉珠和辛西雅看到叶天龙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不免心中好笑,同时也感到一丝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引得这个男人这般模样?
  「公子,下午我们不去绾贞姐那里吗?」玉珠终于忍不住试探性地问道。
  「哦,上午不是去过了吗?」叶天龙想也不想就答道,「好像我再去的话也是进展不大。」
  「可是你以前不是每天上下午都準时报到的吗?」
  虽然心中这样想着,玉珠却没有说出来,只是看了看坐在一边的辛西雅大姐。这位女神战士的首领正在无聊地把玩着手中的一支笔。
  「辛西雅,你不是要去教他们提盾术吗?」
  叶天龙像是突然想到一样的,走到辛西雅的面前说道。
  「咦,公子不是要一起去的吗?」辛西雅奇怪地抬头看着叶天龙,「再说时间还没有到,现在去太早了点。龙小妹一定还在狠狠地操练他们,说真的,像她那样可怕的团长是绝无仅有的,我看到时候能坚持下来的不会很多。」
  「我看是龙小妹被凤姐抓住带这班家伙感到不爽吧?」
  玉珠轻笑一声,接着说道:「公子,我们不要和昨天一样吗?先去绾贞姐那里喝她亲手泡製的百花茶,然后再去校场。」想起了绾贞那妙手泡製出来的百花茶,玉珠的嘴里马上升起了那种韵味悠长的香气。
  叶天龙想起那些被龙灵儿用力折磨的可怜士兵们,不禁呵呵直笑,幸亏龙灵儿现在的心思都在如何训练好那班手下,少了这个古怪的美少女不时的作弄,叶天龙也感到轻鬆不少。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叶天龙眼珠一转,对辛西雅说道:「刚刚忘记了说,凤舞好像说过要你今天早点去,她有事情要与你商议。」
  「是吗?」辛西雅一愣,「那怎么没有和我说起来呢?」
  「我现在不是跟你说了吗?快去吧!」
  「那公子的身边……」
  「没有关係的,我和玉珠随后就去!你就带着你的姐妹们先走一步吧!」
  把辛西雅和她的女神战士们送走后,叶天龙又想了一个借口将玉珠也支开,然后他一个人就偷偷溜出了东督府,往小丝巾上所说的地方前进。
  这个时候的叶天龙心中是充满了偷香窃玉的豪情壮志,因为这样的举动让他不由得想起以前在西江的时候所做的荒唐偷情之事,像这类事情最大的诱惑就是未知的后果,这种怕被别人知道,但又想被别人知道的莫名刺激感,是足以让一个男人无法抵御的。
  碧心阁是一座顶有绿色琉璃瓦的二层临湖阁,绿树掩映之下显得相当漂亮,很明显的这一带是属于皇家园林的区域,除了几幢布置得错落有致精美的低层建筑物外,偌大的地方罕见人影。
  这样的情景落到某个男人的眼中,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按照小丝巾所示的路线,叶天龙毫无困难地找到了这座建筑形式颇为特别的木楼。
  「咦,怎么没有看到那两个可爱的姊妹花呢?」
  看到站在碧心阁楼口的一个俏丽侍女,叶天龙不禁感到一丝意外,这是一个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女人,一身宫廷侍女的装束。
  看到叶天龙的人后,这个女子朝他施了一礼,欣然说道:「东督大人好!公主在上面等候多时了!」
  「是吗?」叶天龙听到这样的话,自然是心情大爽,没有多说一句话便向里面走去。
  沿着精緻的木楼梯盘旋着上了二楼,午后明媚的阳光正透过临湖面的一排大明窗射进来,将里面一切的东西映得亮丽无比。
  一个身形修美的女子正背对楼梯口,站在靠湖边的一扇窗户前,看着外面的美丽景色,但若有所思的背影却明白无误地告诉上来的男人,她的注意力并没有在外面。
  然而叶天龙却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站在离这个女人不到五步的地方静静地观察着她。
  她穿着一件明黄色的衣袍,纤腰间连着长长的轻丝带,被窗外的微风飘动,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衣袍外则披着一件鲜艳夺目小坎肩,轻垂的明珠串微微晃动,和那双秀气的耳垂上勾挂着一对雪白明珠耳坠,相映成趣。乌黑的云发油亮,在头上挽成双髻,和洁白如玉的肌肤相得益彰,着实当得绝世尤物之称。
  但是,她不是叶天龙心目中的那个女人,那个精力过剩的刁蛮公主,无论是从身材还是气质来看,她都绝不是倩公主。
  她是谁?她为什么要对自己发出这样香艳的邀约?她到底想干什么?
  一时间,叶天龙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直觉告诉他这种飞来的艳福绝非好事,转身就走应该是上上之选,但他心中也同时升起一个好奇,这个美丽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她的相貌到底如何?
  如果他知道就是因为这突发的好奇心让他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他就会马上转身飞奔而走,可惜他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也不像于凤舞和龙灵儿那样具有可以看透别人心事的能力。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世事难料吧!
  也许是感到叶天龙站在自己的身后时间太长,居然都没有发出声响,背身而立的女子慢慢转过身来,展现在叶天龙眼中的是一张明艳照人的娇靥。
  诱人的樱桃小口上淡淡一抹唇红,引得人直想在上面一尝殊味,秀气的双颊上胭脂未施却已白里透红,如抹上一层天边的霞脂,令人望之更显娇柔秀丽,柔情似水,有如天上仙子落凡尘。
  「你是……」
  叶天龙心神微震,这张粉脸是他熟悉的,虽则见到的次数不是很多,但他绝对不会看错的,这个神秘的女人竟然是武安的秀公主!
  「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秀美异常,简直比初次相见时判若两人?」
  叶天龙俯身施礼,心中不由暗暗思忖,她弄上这一手到底想干什么?
  「将军救我!」
  秀公主的娇靥上浮起哀愁的神情,樱唇轻启,说出了让叶天龙大惑不解的话,但也勾起了他心中更加强烈的好奇心。
  于凤舞听完辛西雅的话,不禁又好笑又好气,那个家伙肯定想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去了,居然想出了这样一个理由来支开身边的人。
  果不其然,很快的玉珠也是一个人来找自己,柳琴儿见状不由得连连跺脚。
  「可恶的家伙,到底想去干什么?弄得这么神秘兮兮的,连我们姐妹都要隐瞒,太不像话了!」
  于凤舞摇头说道:「琴妹,他还能去干什么呢?把姐妹们都支开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要去见一种人,一种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人,你说会是什么样的人吗?」
  柳琴儿恍然大悟道:「那只有是女人了!」说罢,她那钻石般的明眸转了一下,突然提议道:「凤姐,不如我们去把他抓起来,那个场面一定很有意思的!」说着,她已经开始幻想起来被当场抓包的男人到底会是怎么样的模样。
  众女不由得会意的笑起来,如果真的出现那个场面,绝对是非常精彩的一幕!而且她们有信心能很快找到那个自作聪明的男人,因为这边有一个暗黑一族的高手,对于寻找到与她心灵相通的主人是轻而易举的。
  于凤舞笑了笑,望着柳琴儿说道:「现在我们去把他抓起来的话,用什么样的名义呢?
  再说,男人天生就是很难经得起诱惑的,特别是象天龙这样的人。」
  「那就这样放过他吗?」柳琴儿不甘心地说道,「我也不是为这个吃醋,而是明明可以告诉我们的事情,为什么弄得这么神秘?」
  「有时候天龙就是这样的,做一些自以为聪明的事情。」
  「当他玩累了,自然会回家的。」于凤舞像是解释给身边的每个人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声音轻轻的,「对于男人来说,一个值得留恋的家才是最终的归宿,除非这个家里已经没有任何值得他留恋的事物。」
  整个厅里一时静了下来,第一次听到坚毅决断的美女战神吐露出女儿家的情怀,众女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在心底慢慢回味着于凤舞刚才的这一番话。
  过了一会儿,于凤舞首先打破了静寂,含笑对柳琴儿说道:「琴妹,如果你能早日成为叶家的正室夫人,就有权力去管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对天龙的勾勾搭搭了!」
  「这倒也是!」柳琴儿听罢噗哧一声笑出来,然后笑着打趣道:「凤姐,你也是等不及要嫁给他了吧?」
  「不错,如果不早点的话,谁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人加入呢?先要确立我们姐妹的地位,免得后来的白佔便宜!」
  于凤舞落落大方的样子,让柳琴儿忍不住讚道:「这不愧是我的凤姐,英明果断,考虑周到!」
  众女不禁一阵大笑,于凤舞嗔笑道:「少来了,你给姐戴高帽也没有用,姐不会有好处给你的!」
  「我回来啦!」一声非常有精神的招呼在门口处响起。众人的脸上都浮起会心的笑意,这种招呼只有一个人会做。
  接着龙灵儿轻快地进来,现在的龙族美少女已经完全发挥出了她在军事上面的天赋才智,有惊人的实力和美丽的外貌作后盾,她在部下的心目中地位日渐看涨,虽然步兵团的人都被训得叫苦连天,但也确实从中得到了许多的好处,而心怀异心的人则一一被清除,让其他人不免想到这个美丽的少女指挥官到底是人还是神?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步兵团是上下一心,短短几天的变化让那些带兵的老将也讚歎不已。
  从来没有见到过有这么多的男人老老实实地服从自己的指挥,任由自己的差遣和指使,那种感觉真是太有意思了,龙灵儿是越来越进入角色,但同时慢慢产生出一种责任感。兴趣和责任感正是一个好的指挥官不可缺少的。
  见到大家脸上的笑意,龙灵儿不免好奇地问道:「什么事情这么好笑吗?」
  于凤舞笑了笑,望着精力充沛的美少女说道:「今天的训练结束啦?」
  龙灵儿在于凤舞的身边找了一个位子舒服地坐下,点头应道:「接下来该是辛西雅大姐的事情了。」
  柳琴儿在一边笑道:「我看那些家伙还真可怜,被龙小妹折磨得够呛!」
  龙灵儿呵呵一笑,说道:「现在痛苦一点,将来就多了一份保命的机会。」
  「龙小妹看起来很有为将的气势啊!」于凤舞也笑着说道:「现在总共留下了多少人?」
  「八百名,确切地说应该是八百二十六名士兵,我想这个数目足够了。」龙灵儿接过田恬递来的一杯香茗,朝她投以感谢的笑容,然后续道:「这些人足以摆出任何阵势,也可以应付任何的场面了。」
  于凤舞点点头,颇为高兴地说道:「比我预计得要好,我本来打算是有五百人就够了,现在能有八百多名剩下来,的确是不小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