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章 生命壁障

时间:2018-07-09 于凤舞和柳琴儿一起走出帅帐,营地中的士兵正纷纷往后面赶去,在各级军官的指挥下,整个营地并没有出现混乱的局面,这也幸亏左岛近早一步作出了反应,所以在遇到敌人的突袭时,他们能组织起有效地反击。
  玉珠迎面斩杀了三个扑上来的贼兵,左岛近的声音在旁边怒吼:「是疾风之盗,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扭头一看,左岛近的巨阙剑正一记重劈落在一个贼兵的肩头,将这不幸的贼兵劈裂,涌出的鲜血马上被饥渴的草地吸收了。耳边风声一急,尖细的刺枪突进,玉珠以巧妙的身法闪开了这一击,然后反手就是一剑击中刺枪的主人。
  于凤舞和柳琴儿也加入了战团,她们这两个绝顶高手的表现马上鼓起了法斯特骑兵极大的斗志,他们更加奋勇地对入侵的疾风之盗以猛烈的反击。在飞溅的血光和惨叫声中,剑与剑在空中发出火星,枪与枪交集,一个士兵倒下去,马上有后面的士兵顶上来。
  玉珠对左岛近叫道:「我去找公子!」左岛近点点头,继续为自己身旁迭起的尸堆上增添疾风之盗的尸体。
  看到玉珠人化流影,冲进了贼兵的阵中,于凤舞一拍柳琴儿的肩膀道:「这里交给你,我要跟玉珠一起过去了。」说罢一剑分张,冲到前面的两个贼兵鲜血激射,应声倒地。
  身穿五彩甲衣的绝世美女如同是一道美丽的彩虹贯穿了疾风之盗的阵地,不管是因看她的美色而冲上来的贼兵,还是因为自夸的武勇而要一展身手的头目都洒着鲜血倒在地上,成为没有感觉的物体。
  「好可怕的女人啊!」失去勇气的疾风之盗发出了这样的惊歎声,纷纷让出了一条道路,让于凤舞毫无顾忌地冲到了他们的后面。
  「居然是我们的飞凤将军呢!」
  一个银铃般的女声嘲弄道,但她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敢大意,迎面就是一记重斩击。
  于凤舞娇叱一声道:「就这种程度也敢挡我的去路!」手中的长剑如电般直射对方的要害。
  发现还没等到击中这个美丽的女人,自己就要先尝到利剑的滋味,这个一身火红甲衣的女人急速地退开了一步,避过了这可怕的一剑。
  「不错,能躲过我这一剑,留你不死!」于凤舞不想与她多加纠缠,一剑击出将一个试图偷袭的疾风之盗斩杀,「报上你的名字!」
  「疾风之盗的头目火娘子就是我!」火娘子的声音在后面传来,但她并没有追赶。
  「这个女人的穿着真的很配她的外号。」于凤舞转着这样的念头就想离开,但斜刺过来的一枪挡住了她的去路。
  「我是鲁西卡伯。」简单的话和他朴实无华的脸庞一样毫无惊人之处,但这沉稳密实、劲气内蕴的一枪却是让于凤舞暗暗吃惊。盗贼中竟然也有如斯的高手,怪不得疾风之盗在大陆上这么有名。
  破风声起,她的身边又出现了两个蒙着面的男人,各拿一支长剑,剑尖微扬指向于凤舞,两道凛冽的剑气排空而来,锁定了她的娇躯,身周的空气都为之一窒,显出这两人的不凡功力。他们和左前方的使枪男人,身后的火娘子一同将于凤舞围在当中。
  「看来这群盗贼中的好手都赶来了。」于凤舞在心中暗暗思忖,「这样也好,一举将他们击溃,省得麻烦!」
  主意既定,于凤舞身形微晃,剑走游龙,抢先出手攻向使枪的鲁西卡伯。四人不禁一惊,陷入围攻中的人居然要主导攻击,而且是攻击他们当中功夫最好的一个,这与一般陷入围攻中的人拣最弱的一个敌手打开缺口是反其道而行之。
  要知道他们四个人都是一时之选的高手,对自己的身手有极高的自信。但见于凤舞这一剑恍若怒龙出海,虽然是攻向鲁西卡伯,可这一剑攻出带出的强大气势有如怒海狂涛,让其余三人如同身受,心下凛然之余,喝叱着各自舞动兵刃迎上前去。
  首当其冲的鲁西卡伯的感受最深,一剑点来,剑尖所取的是他心坎位置,但眼神锐利的他可以发现剑尖在空中有细微的抖动,让他根本无法确定这一剑真正的目标,在如此简单的一剑中就似乎是将他的全身都笼罩在剑气的範围内,除了避让之外别无他法。这时他真正明白于凤舞为什么会享有盛名。
  开声大喝一声,鲁西卡伯的一个身子往后急速退避,手中的长枪从不可思议的角度电般刺出,直奔于凤舞握剑的手臂。
  于凤舞的娇躯倏然一转,贴着枪身急进,手中的长剑原式不变,依然是取鲁西卡伯的心坎,同时粉腿轻扬,脚尖刚好迎上了从左边抢入的那个蒙面男人。
  鲁西卡伯毫无办法,只有双足猛点地,一个身子后仰,在空中生生扭转侧斜过来,将前面的道路让了出来。而左边的那个蒙面男人则被于凤舞这一似踢非踢的脚法迷惑,顿足大喝,长剑闪电般改变方向往下劈。
  于凤舞微微一笑,收回脚尖,「你上当了!」一个娇躯已经腾空而起,越过了右侧划来的长剑,朝前方飞去。
  「哪里走?」火娘子急速飞身上去,长剑在前贴地直冲,双目紧盯前面的于凤舞。而右侧的那个蒙面男人也感到意外,见于凤舞从自己这边掠过,连忙剑随人走,在空中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朝于凤舞的肩颈疾刺。
  鲁西卡伯刚刚站定,见状大惊道:「小心!」他已经看出其中的不妙了,狂喝一声,奋不顾身地挺枪冲了过去。左边的那个蒙面人眼中闪过一丝的疑惑,待要跟上时,变故已生。
  于凤舞娇叱一声,急速飞行的娇躯居然大违常规地停顿了一下,身后的两支长剑瞬间沾上了她的背部。火娘子和那个蒙面人心中大喜,几乎要叫了出来。
  突然间于凤舞的娇躯失去了蹤迹,耳边传来了另外一个蒙面人惊慌的叫声:「在你们的上面!」
  两人同时心中一沉,剑气临身,内劲如山。蒙面人感到一股绝大的力量从自己的肩头传入,震得他气血翻腾,如被万钧重锤击中,一口真气接不上来,整个身躯怦然落地,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于凤舞的脚尖点中蒙面人的肩头,同时手中的长剑划向了火娘子的粉颈。她立意要将这个女人毙命于剑下,让肆虐大陆的疾风之盗在今日失去他们的头目。
  感到长剑传来可怕的劲气,将自己的身后要害尽数笼罩,因身在半空,用尽了真气,现在要变向已是不能,火娘子整个人如坠冰窟,死亡的阴影笼罩了她的心灵,似乎可以感受到了那股寒冷的味道。但长剑并没有临到她的头上,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那让她安心的气息到了她的上面,劲气相撞发出轰然的声响,四溢的潜劲打散了她的头髮,鲁西卡伯在千钧一髮之际替她挡住了这绝杀的一剑。
  「不知死活的东西!」
  于凤舞的娇叱声如重锤击在火娘子的耳鼓上,接着一声闷哼响起,她不禁心中大惊,还未落地站稳,就脱口大叫道:「鲁西卡伯!」但她看到的是已经发不出声音的鲁西卡伯,胸口的剑伤喷出大量的鲜血。
  这几下变化有如电石火花,另外一个蒙面人的叫声这时才发出:「卡尔!」
  于凤舞正要继续攻击,突然后山传来一声可怕的霹雳炸响,猛然间天地大亮了一下,似乎是一道强烈的光柱从天空射下。她抬头时后山的天空已经发生异变,四周狂风大作,大批黑云急速地堆积起来,这时的天色本是灰白,但那凝集在一块的黑云笼住了方圆不大的天空,透出可怕的气息。这墨汁般的浓云还在慢慢地扩大,甚至从天际还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雷声,如大鼓在擂动,很有节奏性。这时所有交战的人都停了下来,呆呆地望着这天地的异常现象。
  于凤舞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不禁大惊失色道:「不好!」
  她再也顾不上收拾这些手下败将,急忙往柳琴儿所说的那个小湖赶去。
  ※ ※ ※
  大凤气喘吁吁地挡住了从前面刺来的猛烈一击,一股极大的内劲从长剑上传来,循着手、腕、肘、臂、肩一路上来,她感到自己的半身立时发麻。再看身边的姐妹,没有一个不是面带惊容,额头现汗。
  这时她们和这些女神战士交手还不到一息时间,却好像是已经交手了很长时间一样,这些女神战士真不愧是神三族之一,实力之强横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而且她们用的标枪是带着电,每一次的接触都消耗掉对手一部分的体力,让对手握住武器的手如被电殛。
  金凤八卫是于凤舞精心训练的高手,在金凤卫中数一数二的,身手和柳琴儿相比也不过是差了一点,绝对够得上一流,以前在千军万马中冲杀都毫髮无损,剑技之精足以让许多名家也为之汗颜。可是在这些女神战士的面前,就好像是差了好几个级数一样,每挡一下都十分吃力。两个回合下来,她们都陷入了自保的境地。还好的是于凤舞将「凤舞九天」的阵法经过精简后教金凤八卫,这让她们足以在劣势时结阵自保。
  叶天龙烈火剑击出,将左边的一枪格开。似乎是受到女神战士那飞电标枪的气机影响,烈火剑也发出可怕的红光,让整把剑笼罩在一片浓浓的红光中,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飞电标枪发出轻微的颤音,从叶天龙的耳边划过,让他感到自己的耳朵似乎被电了一下,有些发麻的感觉。再看八卫她们已经是步履沉重,移动缓慢,知道大事不好。从山那边传来的喊杀声更让他的心跌到了谷底。
  心中的愤怒极度的燃烧起来,烈火剑红光大盛,剑身完全化作了火焰,一剑朝面前的那个女神战士斩去,热浪扑面,空气都好像被烧了起来,发出嘶嘶的响声。
  站在包围圈外的一个身材最为高挑的女神战士眼神一动,大声娇叱道:「小心,这是上古神器。」说罢她跃入战团,提起手中的标枪,朝叶天龙暴露出来的左肋急刺过去。这一枪是又準又狠,内劲十足,枪尖上甚至隐现电芒。
  看来她是这群女神战士的首领,身手比她的手下高出许多。她这一加入,顿时让叶天龙感到压力大增。
  这次出现的总共是十五个女神战士,其中有九个在围攻金凤八卫,剩下的六个则是将他围在当中,各按方位困住他,然后由两个人与他交手。
  叶天龙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又几次恶战的磨练,本身功力有了极大的提高,所以可以在两个女神战士的夹攻下维持不败。方才在狂怒之下,功力突然有了一个提高,正要将眼前的那个女神战士击伤之际,没想到站在最远处的这个女神战士首领会出手攻击。
  他在心中暗歎了一声,生生将攻出的一剑收回,烈火剑不甘心地颤抖着,改变方向朝刺向自己左肋的飞电标枪划去。
  「蓬!」
  烈火剑与飞电标枪的枪身相撞,却并没有发出金属的脆音,而是无形的气劲猛烈交遇的响动。
  女神战士的首领欣长的娇躯微微一晃,手中那把飞电标枪竟然神光大盛,爆出丝丝的电芒,萦绕着变得白炽的枪身,如果仔细听去,还可听到细微的辟啪声从电芒的流转间传出。
  似乎是为手中武器的变化所惊讶,那个女神战士的首领娇叱一声:「大家一起上!这剑有古怪!」站在周围的那四个女神战士应声上前,亮出了手中的飞电标枪,齐齐朝叶天龙刺出。
  叶天龙还在那一撞的余劲中苦苦挣扎,因为循剑上来的一股极其强大的电流冲击他的身心,引发了他体内真气狂暴地乱窜,让他眼冒金星,摇摇欲坠。但奇怪的是烈火剑并没有就此脱手,反而似沾在手上一般,让他无法丢掉这传来可怕气劲的烈火剑,只有咬牙忍受这一波波钻心的电殛。
  看到四支吐着可怕电劲的标枪朝自己的週身要害刺来,叶天龙心中大骇,大叫了一声,强压下翻腾的气血,烈火剑在身遭筑成一道周密的剑山,将这要命的攻击接了下来。但这样一来,他心中的难受愈加的厉害,浑身劲气好像要裂体而出,让他双目尽赤。
  但这四支标枪组成的仅仅是第一轮攻击,枪影散去,女神战士首领左手那个一直未出的盾牌突然出现在叶天龙的右方,亮如镜面的银盾反射着天边晚霞的余光,以一个巧妙的路线,避无可避地撞上了叶天龙的烈火剑。
  「蓬!」
  烈火剑被撞开一边,带着握剑的手往旁边蕩去,这股大力让叶天龙的身子不由得一斜,脚步一乱。他奋起余勇,大喝一声,腾空而起双脚翻飞,正踢在两面循机迎来的盾牌上。
  一声巨响,手握盾牌的两个女神战士退了半步,两支飞电标枪却趁势脱手而出,直奔身在空中的叶天龙。
  本来想藉着这一蹬之力,跳出女神战士的包围圈,可现在却陷入了更加可怕的境地。叶天龙在空中看得十分真切,两支闪着电芒的标枪一上一下,所取的位置正好是他所落的路线。
  叶天龙在心中暗叫不好,勉强略一变线,躲过了要害部位。
  两支标枪几乎同时击中了叶天龙的身躯,分别插在他的腰部和左肩,强大的余劲带着他继续飞了一段距离,正好落到了金凤八卫的阵中。
  随着身子重重的落地,鲜血绽出,在八卫的惊呼声中,叶天龙从地上吃力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柱剑于地。金凤八卫收剑围在他的身边,外围的女神战士开始收缩包围圈,凝集的强大气势一波波地涌向他们,闪着寒光电芒的标枪慢慢举过肩,可以想像到当这十几支同时射出时,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大凤看了看身上到处是伤口的姐妹,又神情黯然地望了一下站在当中的叶天龙,突然转过身子颤声道:「公子保重!」
  叶天龙一愣,还没有来得及问话,八卫相互看了一眼,神情坚毅地点点头,心意相通的急速旋转起来。速度之快,让人一时看不清楚身影。一阵奇怪的风在她们的脚下升起,在她们的周边涌动,
  女神战士齐声冷笑,她们在与八卫的交手中已经知道她们的底细,「凤舞九天」的阵法她们也看出了端倪,现在这样做充其量是在运用同一种风系魔法。女神战士身为神三族中的一族,对于魔法的了解比人族更加厉害,眼前这些女人竟然想用魔法对付她们,简直是愚蠢之极。
  女神战士的首领正待发出号令,突然在旋舞的风柱中传出了大凤清楚的声音:「万物的主宰,天地间唯一的至高者,请接受我们生命的奉献,打开生命的契约,树立坚固的壁垒,保护你的僕人不受伤害──凤凰涅盘!」
  在八卫的脚下突然涌出炽热的火焰,这白得耀眼的火焰乃是火之真元,瞬间即逝的高温让女神战士感到一股强大的热力扑面而来,她们不禁退后了两步。
  「不!」
  叶天龙发出了一声悲愤的叫声,整个人却像是被定身法定住了,两脚钉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突如其来的烈焰将八卫吞噬,八个活色生香的妙龄少女就这样化成一缕缕轻烟,萦绕在自己的身边,他的耳边似乎还响着她们的欢声笑语。
  女神战士的首领终于变了脸色,发出惊呼道:「生命壁障!」她知道这是百族大战时代创造出来的魔法,八个修炼有成的高手用自己的生命为契约筑成可挡住一切攻击的防护圈,眼前这八个少女居然会这种几近失传的魔法?
  叶天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狂怒,一股绝大的劲气在他的身上涌起,暴乱的念头充斥他的脑海,他举起了手中的烈火剑,就要扑上前去,一道黑色的闪电在他的脑海中炸开,眼前一暗,仰面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