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八章 请君入瓮

时间:2018-07-10 天河新军再次攻击安阳的消息在安阳的街头巷尾传得很快,市面一下子又感受到战争的气氛。一队队的天龙军团士兵在街上来来往往,显得十分忙禄。
  城门的防御也在加强,宵禁从日落之后就开始了,这一切都表明天龙军团有些紧张,因为他们的主帅叶天龙据说正卧床不起,所以他们只有全力防守了。
  绾贞出使后的第三天晚上,星月无光,空中甚至连一丝风也没有。安阳西北角的城门上突然闪过一道红光,然后又是闪了三下,一长两短。
  一瞬间,黑压压的人马靠近了安阳城墙,领头的正是天河新军的伊思王,在他的身边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健美女郎,穿着一身黑色的战甲,手持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正是张烈的妹妹张秀雅。
  城门慢慢地开了,就像是一张无声无息张开的大嘴,露出黑沉沉的城门洞。
  「我们进去吧!」伊思的声音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如果顺利的话,他将击败号称美女战神的于凤舞,把青州的重镇安阳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样一来,他也就有了可以和张烈相抗衡的本钱了。
  「大人,等一下!」旁边冒出了维尼的声音,他扫了一眼黑黑的城门洞,迟疑地说道:「为什么没看到亚多尼?」
  这时候,天河新军的前头部队已经涌入了城门,黑暗中,安阳的街道上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
  阳建带着一个男人走到伊思的身边:「他是开城门的人,听听他怎么说吧!」
  那个男人朝伊思跪下后,十分恭敬地说道:「伊思王,小人是亚多尼大人家的私人护卫。」
  「亚多尼大人呢?」伊思沉声问道。
  「我家主人正带着人马在前面等候,等您的大军一到,一起进攻天龙军团的主帅府,好将叶天龙和于凤舞他们生擒活捉。」
  看这男人的对话毫无破绽,维尼也不再有什么怀疑,但生性谨慎的他还是提出将队伍分成二部,他率领一部军队先进去,伊思和张秀雅则带着剩余的士兵在后面跟进,这样即使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有回转的余地。
  「你的军师大人真是小心啊!」等到维尼离开之后,张秀雅在一旁忍不住对伊思说道。
  伊思笑了一笑,阳建在一边接口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维尼的部队进入了安阳,走在伊思前面的女兵队伍也无声地进入了安阳,整个安阳还是一片寂静。
  这时候,在城墙边上的塔式要塞上出现了查普尔的身影,他朝下面的天河新军用力招手,显然是让他们快点进来。
  看到这样的情况,伊思他们再无一丝的怀疑,纷纷加快了前进的脚步。因为查普尔是他们以前认识的,在这次的计划中,他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
  维尼的队伍靠近了要塞,这里的城墙和要塞组成了坚固的防御体系,所以维尼进城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佔据要塞,这样一来就进可攻,退可守了。
  厚实的要塞大门是用实木包着数层铁皮製成的,就是用攻城的撞木也下可能在短时间内打开。维尼到了门口,却发现原本应打开的要塞大门紧紧关闭着,门上的铁钉反射出冰冷的光线。
  抬起头来,正想叫查普尔把门打开,突然间维尼的脸色大变,因为此刻他看清楚了,查普尔的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苍白的就像是一个死人。
  一种不详的预感好像闪电一般击中了他的心脏,一瞬间让维尼的手脚都冰冷。
  「快点退出去!有问题!!」
  维尼的大吼引起了天河新军的一阵骚动,这时大军正源源不断地进入城门,怎么可能转身呢?而且,也没有什么动静啊?
  在天河新军的将士一愣之际,一声炸雷般的鼓声在他们的头顶上方响起。剎那间灯火通明,将这一带照得亮如白昼。
  四下烈火倏然腾空而起,喊杀声简直如翻江倒海一般,惊得天河新军一下晕头转向,伊思更是脸色煞白。
  「不好,中计了!!」
  要塞的顶上出现了于凤舞矫健的身影,今天她也穿上五彩的战甲,在沖天的火光中真的有如焕发出光芒的女神。
  「升旗!击鼓!!」
  于凤舞的娇叱声,好像一记重锤狠狠地落在伊思心头。没有想到谋划好久的妙计居然一点作用也没有,反而让自己和一干部下全部陷入困境。
  一面绣着五彩飞凤的大旗在要塞的顶上高高昇起,和旁边那面天龙军团的军旗一起出现在天龙军团和天河新军将士的眼中。
  「该死的,怎么回事?亚多尼这个混蛋!」伊思咬牙切齿地骂道。而更多的天河新军则是哀歎声不断。
  「怎么搞的,不是说有接应吗?」
  「我们上当啦!?」
  时间回到两个时辰以前,亚多尼按照相伊思的约定,带着他的私人武装以及临时武装起来的精壮下人总共七百多人,在夜色的掩护下,朝安阳城的西北角潜行,準备夺取西北角的城门,把天河新军放进安阳城。
  安阳城是一座相当坚固的城池,除了有六座城门四座高高的塔式要塞、厚实的城墙,还有引安阳河水成宽达三丈六尺的护城河,所以十万的天河新军轮番进攻也不曾将其拿下。
  柏较之下,西北角的城门处防御设施最好,因为它这一面有一座塔式要塞、高达五丈有余的城墙,所以在天河新军围攻安阳的时候,这个地方受到的冲击是最小的。
  在天龙军团接手安阳的防务之后,安阳三地的自卫团经过重新组建,所分配到的防守地段就包括这最好防御的地方。
  亚多尼和伊思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固然有出其不意的考虑,更大的原因还是在于这个地方今天刚好是轮到由已经和亚多尼结成同盟的安阳自卫团副将查普尔主管。
  一路所经过的街道全部空蕩蕩的,甚至连门灯都被熄灭了,只有负责宵禁的巡逻队不时经过,但看到亚多尼他们的时候,部装作没有看到一般,甚至有几个队长模样的人还朝这边微微点头。
  亚多尼暗中想道:「查普尔干得不错啊!」他知道这些巡逻队也一定是查普尔派出的人马,一来可以防备天龙军团的人发现,二来可以控制这个街区,免得被外人发现。
  就着昏黄的月光,亚多尼和他的队伍转到了西北角,再过去一条街道,就是通往西北角城门的大道了。
  领先走在队伍前面的足亚多尼私人武装的队长,一个在法斯特东南部也颇有声望的剑手,他的身边是四个强壮的大汉,手持沉重的战锤,一看就知道是那种蛮力惊人的战士。他们五个人可是亚多尼花了大价钱从佣兵市场上请来的,曾经为亚多尼完成了不少棘手的事务。
  「停下!!」
  队长的手猛的举起,示意后面的人停步。亚多尼在两个私人保镖的簇拥下,马上从后面上来了。
  「到底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停下来?」
  队长没有说话,只是用手一指前方,在街道的尽头,站着一个巨大的身影,朦胧中透出一股可怕的杀气。
  亚多尼的眼皮猛的跳了一下:「难道是他?」但他马上在心底否定了自己的推断:「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如果天龙军团的人知道我今天的计划,早就向我下手了,怎么可能会等到这个时候呢?」
  「上去两个,做了他!!」
  亚多尼的话尚未说完,前面那个巨大的身影已经朝这边慢慢移动过来。
  「你们迟到了,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迟到呢?」
  随着这让亚多尼心寒的声音,整个街道的灯火一下子亮了起来。
  「这是……」
  「我们被包围了!!」
  这突如其来的大放光明,让亚多尼的人马陷入一时的混乱之中,不少人马上发出了惊叫声。
  亚多尼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出现了,眼前这个巨大的身影就是天龙军团中那个巨汉将军左岛近,转头看时,后面出现了同样一个巨汉,是手持狼牙棒的范铜。再看两边的屋顶上冒出了无数的弓箭手,无数的士兵从两边的街道中涌出来。
  「放下武器,束手就擒,然后等待我家夫人的发落!」左岛近沉声喝道,给原本就因陷入重围而心怯的敌人更大的心理压力。
  「于凤舞呢?让她出来见我!」
  呆了半天,亚多尼突然发狂似的叫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落入了一个陷阱里面,而他为此要付出的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
  「我嫂子有更加重要的客人要接待,你这种小人物怎么配见她呢?」
  范铜在后面声如炸雷,同时踏步前进,他身后涌出的士兵全部缓缓地往前压。
  「如果不投降的话,就让爷爷送你们下地狱吧!」
  「我们冲出去!!」
  亚多尼身边的保镖当机立断,向亚多尼提议道,心有同感的那个队长马上大喝一声,朝前面的左岛近扑过去,他身边的四个大汉自然是不甘示弱,纵身跟进。
  两边的弓箭手见状,马上朝他们射出了一阵密集的箭雨,随后杀过来的范铜更是势如疯虎,一阵猛冲掹打,让亚多尼的队伍死伤无数,倖存的人也只有乖乖地投降。
  能够冲到左岛近身前的只有三个人,亚多尼、他的保镖,以及那个队长。显然他们三人的武技最高明,所以能够躲过密集的箭雨。
  「不要放箭!」
  左岛近喝住了身后正要搭弓放箭的部下,一扬手中的巨阙剑,豪气十足地迎上三人。对手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不禁有些手痒,特别是亚多尼,左岛近曾经和他有过几次会面,这个家伙看起来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不料却是身怀绝技深藏不露的高手,所以左岛近更是想试试他的实力。
  沖得最快的是那个队长,身剑合一行雷霆一击,剑光陡然进发,势如奔雷,吐出了满天雷电,锐不可当。显然他是下过苦功的,一个剑手有这样的水準,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可惜他今次遇到了左岛近这样的高手,只见左岛近的巨阙剑一立,闪烁出令人目眩的剑光,剑气进爆有如午夜狂涛,狂野地切入剑所劲射出来的劲气中心。这纯粹是以力搏力,毫无花巧可言,但也最能看出一个剑手的实力。
  猛然传出一声最猛烈的狂震,队长手中的剑光斜飞而起,随即急剧翻腾,远出三丈外,落下时已经断成两截。
  原本天生神力的左岛近,单是实力就远在队长之上,加上他手中的巨阙剑又是神兵利器,因此仅仅是一招,队长就已经剑断人亡,被巨阙剑爆出的剑芒在胸口划
  出一个大大的伤口,深可见心肺。
  见到左岛近居然只用了一招就把自己手下实力不俗的队长击毙,亚多尼这个奸鬼马上折向斜飞,化作流光掠地而遁。而他的保镖倒是忠心耿耿,大吼一声拚命扑过来,想阻挡左岛近的攻击。
  「你这老鬼,休想逃走!」
  善青的声音在亚多尼的上空响起,她正好站在亚多尼逃走的路线上,见状马上就是一剑,朝亚多尼狠狠地斩下。
  亚多尼哼了一声,身影猛然一顿,剑光如虹、风雷骤发。两剑相交,善青的步伐一乱,往后滑了一步。她没有想到亚多尼的身手会如此高明,一时不防,右背胁被划裂了一条八寸长的裂缝,可以看到冷白的肌肤,但是并没受伤。
  「让我来!!」
  范铜的嗓音刚刚响起,狼牙棒就带着隐隐的雷鸣直击下来。亚多尼扭身发剑,吐出激光,射向范铜的腰部。
  冲错、盘旋、闪掠、交叉……亚多尼急于想逃,自然是竭尽全力出手,恨不得一剑将范铜击毙。但范铜也毫不示弱,手中的狼牙棒舞得虎虎生威,棒剑接触声如绵绵钟鼓交鸣,光华闪烁,激起满天雷电。
  一声虎吼,两道身影骤然分开,亚多尼的脸色苍白,剑上的光芒。终于完全隐去,整个人呈现疲态,精力已耗损得差不多了。而范铜眼中的精光。也黯淡了许多,但持棒的手仍然强劲有力。
  「好家伙,果然有几分实力,但老子最讨厌你这种藏头露尾的家伙了!」范铜吐了一口唾沫,大踏步朝亚多尼走来:「非把你砸成肉饼不可!」
  亚多尼眼角一扫,正好看到自己那个保镖被左岛近一剑斩成两段,不由得心中暗歎一声,突然将手中的长剑丢掉,将手高举。
  「我投降了!!」
  范铜的眼睛差点儿鼓出来,但于凤舞有言在先,如果敌人投降的话,就不能再出手了,他只好狠狠地说道:「把他抓起来!」
  随后,左岛近留下一些亡兵收拾场面,他和范铜就押着亚多尼匆匆向于凤舞报告去了。然后他们按照于凤舞的安排,在这个地方静候天河新军的到来。
  随着鼓声响起,从四面八方杀出了天龙军团的士兵,他们在看到那代表着于凤舞的军旗后,一股难以言喻的豪情顿时从心中油然升起,美女战神在他们的心目中有着无上的地位,能够在她的指挥下作战,就一定会胜利的,这种自信心让他们的斗志高涨。
  而对于天河新军来说,知道落入敌人的计谋,之后心中的斗志就已经少了一半,再看到于凤舞的军旗,便知道自己输得一点也不冤。
  因为于凤舞以前的战绩对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明白自己是对上了战无不胜的美女战神,哪里有不输的理由啊!
  这种心理因素是非常奇妙的,一方已经认定自己赢定了,一方则不打就已经想到自己输了,所以战场就出现了一面倒的局面。
  东巷转出的是左岛近,右巷转出的是庆计,前面是范铜,三人带着自己的队伍朝天河新军猛冲过去,一下子就把心无斗志的天河新军沖得七零八落,特别是天河新军中还有不少的女兵,在这种场合下,她们的战斗力几乎完全丧失了。
  「放下武器,就地投降,便饶尔命!」
  于凤舞的声音在如此混乱的战场中依然清清楚楚地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将天河新军的斗志尽数瓦解。
  站在于凤舞身边的龙灵儿和倩公主看到这样的场面自然部是跃跃欲试,想要下去一试身手,但于凤舞却将她们拦住,轻鬆地说道:「这样的时候,应该是他们将士立功的机会,你们何必要去抢功劳呢?」
  伊思和张秀雅在身边护卫的拚死保护下,杀出了一条血路,落荒而逃。而看到这样情况的龙灵儿刚想飞身追击,却被于凤舞拉住:「让他们去吧!不然的话,你让绾贞妹子如何足好?」
  可身边的倩公主却出手更快,伸手便招来了一记天雷闪电,朝伊思他们的头上猛然击下。
  「小心!!」维尼不知从哪里杀出来,急忙展开身形替伊思接下了这一记可怕的杀招,但他对于魔法的造诣哪里是倩公主的对手,身上的衣服当下变成了丝丝条条的布料,身上的战甲则早巳灰飞烟灭,就连头髮和眉毛都烧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
  计无咎在城墙上看得真切,不禁一笑,心中暗道:「师弟啊,原来是你!可惜你找错了对手啊!」
  他对于凤舞的指挥真的佩服得要命,从从容容地将一切局势尽数掌握在手中,就连敌人的一切步骤都按照她的计划而行。
  再想发一记的倩公主听到于凤舞的话后,也只有气鼓鼓的停下手,这才让伊思他们逃出安阳。但他们带来的数万人马全部留在了安阳,除了伤亡外,更多的是成为天龙军团的俘虏,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女兵。
  混战一直持续到天亮,经过这样一次战役,天河新军受到重创,再也没有力量主动进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