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玲珑孽怨 第卅四章 移祸东吴

时间:2018-07-11 喉乾舌燥地守了半夜,半点赵霜瑶的消息也没有。赵夫人已是身心疲惫,被两个丫头扶入房睡去了。
  赵霜灵红肿着泪眼,依偎在成进身上,回到自己房内。成进轻拍着她的肩膀,自个儿想着心事。
  赵霜灵一路抽泣,一回到自己床上,便扑在成进身上大哭:「相公……我爹,我爹是不是有很多的仇家?」
  成进心中冷笑:「你爹作恶多端,别的东西没有,仇家这玩意儿哪里还少得了?你面前的相公便是大大的一个。」温言道:「是吧……」
  霜灵又是一哭,紧紧抱着成进,道:「我……我好怕啊。我的姐妹都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我了。我好怕啊……」哭声渐大,泪水将成进的上衣沾湿了一大片。
  成进心中正在筹划此事,闻言不禁一懔。怀里的娇妻那纤弱的身躯轻轻地颤抖着,似乎在与成进的心灵共振。成进只觉心中一酸,一股爱怜之意油然而生,暗暗歎了一声,轻抚着霜灵的后背,道:「不用怕,不用怕,有我在呢。谁敢欺负我老婆?」
  霜灵双手搂着更紧,脸上绽出一丝丝的笑容,抽泣之声也慢慢低沉。在丈夫温柔的抚慰之下,合上双眼,沉沉睡去。
  成进轻轻将霜灵抱在床上躺好,她甜美的睡姿愈见娇媚,又一度泛起成进的爱意。「我不会真的这么没用,喜欢她了吧?」成进心中嘀咕。眼前霜灵长长的睫毛似在轻轻摇摆,可爱的嘤唇似在轻絮低语。成进骤然感觉到一种责任,必须好好保护霜灵的责任。脑里霜灵小鸟似人的娇态不停闪动,饱遭自己淫辱的赵霜茹、方漪蓉的形象渐渐变成了霜灵,她正在痛苦地呻吟着,可怜的眼神正乞求着自己宽恕……
  成进心中猛地一阵抽痛,他定了定神,长歎一声,不由自主地俯头在霜灵的嘤唇上轻轻一吻,颓然翻身睡下。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赵昆化即赶回家来,察问情况。众人只道三小姐昨日似乎要进城,却又不让人跟去,神神秘秘地,不知其实是到哪儿去了。七嘴八舌,说了半天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来,都道多半又是那两个朦面女子干的好事。
  成进心想这赵霜瑶确是去得古怪,说明要进城却居然跑到荒山野岭去。不过这倒不是问题的关键,成进略作沉吟,道:「那两个女子已经很久没再出现过了,我看不一定是她们干的。瑶儿说要进城,城里我们的仇家……」眼睛朝赵昆化望了望。
  赵昆化会意,问明夫人现在还在房里伤心,并不出厅,方道:「你怀疑罗知府?」
  成进缓缓点了点头,道:「那家伙一直心有不忿,他可能……可能要以其人之道……」
  话音未落,赵昆化已拍案而起:「他奶奶的,他还敢想着报仇?」想起自己玩弄罗家姐妹的手段,瑶儿此刻定已不免,顶多那罗参依样画葫芦,放了自己女儿的屁眼一马。越想越是恼怒,喝道:「岂有此理!他敢碰我的女儿,我要把他跺成十七八块!」便欲点拨人马,杀奔知府府邸。
  成进暗暗好笑,忙劝道:「不要冲动,不要冲动。我们这样一去,就等于公然与官府作对。何况这也只是猜测,我看还是探明白的好。如果真是那狗官做的,我们再作计较。」
  赵昆化叫道:「探,探,探!探个屁!等探完了,瑶儿只怕连骨头也给那混蛋吞下肚了!」一想到他的瑶儿此刻正在被人姦淫,赵昆化气急败坏地咆哮着。
  从来只有他强姦别人的妻女,哪想到竟然有人敢强姦他的女儿,越想越气,一张脸涨成猪肝色。
  发洩了好一阵,才坐回椅子上。心想成进倒也言之有理,跟官府硬拚决非上计。长歎一声,道:「阿进你去探吧。唉!瑶儿这时就算没给他吃下肚,也给啃得差不多了。」
  成进得令,点了几名亲信出门而去。自他升任副帮主以来,时时用心拢络帮众,营私结党,为日后篡位夺权做好準备。众人知他是帮主新宠,乃是未来的帮主,兼之成进为人豪爽,常以银两惠人,帮中上下大小人等,十之八九跟他交好。
  却说成进带了几名亲随入城,胡乱转了几圈,道:「这么乱走不是办法,我要进罗府一探,你们在茶馆等我。天黑之前如果我还没回来,你们就回去报告。
  」几名亲随自忖功夫尚未到家,跟着他去难免碍手碍脚,何况又不用冒险,欣然应承。
  成进摆脱了几名从人,却不进罗府,逕自出城而去,直奔老屋。
  一进门便见虎子哭丧着脸,自个躺在床上发呆。方漪蓉、霜茹霜瑶姐妹和青儿分别捆着丢在地下,却是不见莲儿。成进问道:「怎么回事?还有一个小妞呢?」
  虎子歎道:「昨天我一醒来,那小妞已经没气了,我就把她埋了。」想起自己刚刚有了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女人,不料一转眼便成空,不由又是唉声歎气,沮丧之极。
  成进道:「早跟你说了嘛,你那么干法会玩出人命,你又不听!」虎子连连歎气,垂头不语。成进骂道:「他妈的,死了一个丫头而已嘛,好像死了娘似的。」他自不知这莲儿对于虎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又不是什么大美人!」
  成进扯开霜茹和霜瑶身上的绳子,大喇喇地坐下,喝叫姐妹二人过来给他舔肉棒。霜茹和霜瑶不敢有违,乖乖爬到他身旁,两根香舌缠绕在成进肉棒上,啧啧有声。
  成进仰起身,两条腿分别架在赵家姐妹的背上,将她们的头更贴自己胯下,得意一笑,道:「好好弄,一会有好东西给你们。哈哈!」他不忍心虐待霜灵,却将对赵昆化的仇恨尽数发洩在他另外的两个女儿身上,要她们以最下贱的模样接受自己的淫辱。
  肉棒在霜茹和霜瑶的抚弄下渐渐涨大,爽畅之极,而地上的方漪蓉横着头,对这一切似是不闻不问。成进道:「蓉奴看不顺眼了吧?这么跩!」叫虎子将方漪蓉四肢分开绑实在铁架上,又给青儿鬆了绑,道:「叫这小妞给咱们的方女侠剃剃骚毛。嘿嘿!」
  方漪蓉大惊,奋力挣扎,无奈她手足给捆得结实,却哪里动得分毫。虎子几只手指在她的阴阜上搔摸着,拨弄着她的阴毛,歎道:「可惜可惜,蓉奴的骚毛长得挺漂亮的,可惜很快就光溜溜的了。」中指抠了抠方漪蓉的阴户,提过一根香蕉,一把插了进去。
  方漪蓉连日被姦淫,本已感生不如死,这下还得遭此凌辱,美丽的脸庞变得雪白,徒劳地扭动挣扎着。突然下阴一凉,冰冷的剃刀贴到自己小腹上,微微地颤抖着。方漪蓉再也忍耐不住,鼻子一酸,豆大的泪珠滚滚而下。
  青儿紧张地握着刀柄,刀锋刮过方漪蓉的阴阜。她幼小的心灵正自被一波一波地冲击着,在惨遭强姦之后,还得做他们凌辱其他女子的工具。青儿心神不定,又羞又怕,手微微地颤抖着,突然一下把握不紧,剃刀在方漪蓉阴阜上划了一下,立时血珠渗出。青儿大急,哭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手忙脚乱地擦拭着伤口。
  方漪蓉正自羞愤之极,对这一点皮外伤浑如不觉。成进却是笑道:「小心点,这美人我可没玩够,要是划残了,你这臭丫头可赔不起!」
  青儿哭道:「我……我……」不敢怠慢,打点精神,继续剃方漪蓉的阴毛。
  方漪蓉无法可想,只是独自掉泪,听任他们的胡作非为。
  半晌,青儿工作完成,将剃刀放在地下,退在一旁。成进一看,笑道:「哈哈!好青儿,你的手艺还不错嘛,以前帮谁剃过?你家夫人?哈哈哈……」青儿不敢则声,抱膝缩在墙角。
  霜茹和霜瑶听他侮辱到母亲头上,不由顿了一顿。成进伸头在她们头上一打,骂道:「看什么看,做你们的事!你们以为我不敢玩你们的娘啊?」
  姐妹二人不敢接口,又恨又怕。赵霜茹忙将成进的肉棒含到口里,霜瑶只好将舌头绕到他的阴囊上。
  成进嘿嘿一笑,从怀里取出一根银针,叫虎子拿去火上烤红。虎子不明所以,满腹疑团地照做。
  片刻间银针已被灼红,成进吩咐让它稍为冷却一下。赵氏姐妹害怕他要用刑,吓得哆哆发抖。成进提起她们的头髮,将姐妹俩踢在一旁,走到方漪蓉跟前,伸手摸摸她的阴户,提着香蕉轻插几下,笑道:「弄个漂亮的东西给你戴戴。」
  戴上厚厚的手套,回手接过银针。
  方漪蓉惊疑不定,阴户还插着香蕉,刚才还被摆弄了好一阵,酸痒之极,给成进几下挑逗,脸上渐渐潮红。成进嘿嘿一笑,蹲下身去,手指抠过她的阴核,突然猛地一捏,右手一挥,银针穿过方漪蓉的阴核。
  方漪蓉猝不及防,骤然间迸发出一阵尖厉的惨叫之声,一股烧焦的味道传来,成进已将银针拨了出来。
  房中诸人一时都吓得呆了,方漪蓉在刺心的剧痛之下,身子不住地抽搐。成进却从怀里取过一个银环,端详一会,将银环细的一头穿过刚才银针在方漪蓉阴核上留下的小孔,扣上机括。
  虎子道:「这个……不会把她弄坏了吧?」成进道:「没事,过两天就好了。这是从赵老贼处学来的法儿。」又从怀里取出一瓶药膏,挑了一些涂在方漪蓉的伤口上。
  虎子将信将疑,但见方漪蓉刚刚被刮乾净的阴户上出现了一个银色的小环,而这可怜的美人儿却因剧痛而忍,又一次昏死过去。
  成进笑了一笑,对虎子道:「不用管她。痛上一两天,自然会好的。这是给她做做记号。」从怀里又掏出两个银环,眼光从赵家姐妹脸上扫过,道:「你们姐妹俩谁先来?」
  赵霜瑶一声尖叫,颤声道:「我不要……我不要……」